您所在的位置: 社會民生

大慶第二批“18勇士”演繹“刀尖起舞”

2020-02-22 18:27:35    來源:大慶日報    編輯:劉海濤

原標題:堅守隔離病房8天,是“天使”更是“戰士”

??????? 大慶第二批“18勇士”演繹“刀尖起舞”

  疫情發生以來,來自油田總醫院、龍南醫院、市人民醫院的54名醫護人員,被分成三個批次的重癥醫療組,支援市第二醫院。每一批次的18名醫護人員,被分成6個醫療小組,24小時輪流堅守在救治一線。

  近日,大慶日報刊發的報道《行走在“刀尖上”的18名勇士》,講述了第一批駐守市第二醫院重癥病房的18名醫護人員的故事,被多家媒體轉發。

  繼首批“18勇士”完成救治任務后,2月16日,第二批“18勇士”也已經完成救治任務,接受醫學隔離觀察。

  在重癥病房與生命賽跑,是一場爭分奪秒的接力戰。在與病毒交鋒最激烈的戰區,第二批“18勇士”又是如何演繹“刀尖起舞”的?記者帶你一起走近他們,聽聽他們的故事。

  油田總醫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張麗:

  被稱為“工作機器”的她是術后不到一年的腫瘤患者

張麗的防護服被戰友寫上“標簽”

  隔離賓館內,1522房間:“怎么這兩天不給送晚餐了?”

  1220房間:“我沒讓家里人送東西啊?!”

  2月16日以來,隔離賓館內發生了好幾起“烏龍事件”。

  直到油田總醫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醫師張麗弄明白自己的房間號后,事情才水落石出。

  原來,張麗告訴前臺不用給自己送晚餐,她以為自己住1522房間;她讓丈夫給送睡衣,卻告訴前臺自己住1220房間;最后才弄清楚,原來自己住的是1222房間。

  “讓她工作吧,工作起來腦袋就好使了!”同事打趣地說。

  在重癥病房里,45歲的張麗被戰友戲稱為“工作機器”,她的防護服也被戰友寫上這個“標簽”。因為別人休息時,她還會不斷地接聽電話,安排工作,無論白天和夜晚。

張麗(前右二)第一天接班時與戰友合影留念。

  除了擔任本院第二批支援隊的隊長,張麗還臨時擔任第二醫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負責第二醫院以及兄弟醫院派駐醫務人員的醫療救治目標管理。雖然張麗認真總結了經驗,制定了詳細的工作流程,可還有一些突發狀況需要馬上處理。

  “夜間患者病情有變化,值班醫生就得隨時給我打電話?!彪m然張麗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覺,但是白天工作起來仍然精力十足。比張麗年輕的同班護士都羨慕她有一個好身體,直到張麗脫下隔離服,大家看到她頸部的疤痕,才知道她是一個做完甲狀腺腫瘤手術不到一年的患者,常年靠吃著優甲樂維持身體狀態。

  “我就擔心自己的身體鬧毛病,堅持不下來?!睆堺惼綍r“甲減”,總會感覺乏力,這次她悄悄加大了優甲樂的服用量。

  “哪怕吃成‘甲亢’,也不能半途而廢。藥可能吃得太多了,偶爾會心慌,緩緩就好了,好在堅持了下來?!睆堺愓f,有機會能沖在一線救人,也算是圓了她多年前的夙愿。

  “非典疫情發生時,我正在讀研,沒有機會上一線,當時是既著急又羨慕。穿這身白衣,不就是為救人嗎?”在隔離賓館內,張麗寫了一份入黨申請書。她說,在一線這些天,自己的業務水平、應急能力、組織協調能力和溝通能力都得到了提高,希望能夠通過黨組織的考驗,成為一名共產黨員。

  龍南醫院神經內科一病區護士雷琴:

  兩歲半的女兒一邊哭一邊拿小手夠著屏幕里的她,她哭了

剛剛穿上防護裝備的雷琴,此時護目鏡還很清晰。

  “這幾天,晚上做夢都是在病房……”今年32歲的龍南醫院神經內科一病區護士雷琴,身材嬌小,皮膚白皙,說起話來柔聲細語,記者找不出除了“白衣天使”之外更恰當的字眼來形容她。

  這名“90后”護士,從1月23日晚開始堅守在龍南醫院的發熱病房。1月26日,大年初二,她沒有告訴愛人,在醫院里簽下“支援”第二醫院的請戰書。

  “我想我已經在發熱病房里呆過,有照護患者的經驗了?!崩浊僬f,她知道家人一定會支持她的決定。

  2月8日,雷琴來到第二醫院重癥病房,值了第一個班。當時一名患者胃管堵塞,需要重新下胃管,這也是她第一次這么近地接觸患者。

剛剛接班的雷琴和戰友們為自己打氣加油。

  “沒有時間想是否會傳染,一心想快點把胃管下去,患者好能正常進食。平時這些操作并不難,可是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做這個,就不太容易?!崩浊侔凑詹僮髁鞒?,給患者成功換完胃管后就到了交班時間??墒?,下班后的她還是擔心胃管下得是否足夠好。

  “很好,您老就放心休息吧!”直到從下一個班的護士口中得到證實,雷琴才松口氣:“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總是放心不下這些患者?!?/p>

  和雷琴聊天,她話里話外都是患者。

  “我在的時候,一名患者轉出了重癥病房。走的時候我幫他收拾的東西,他還讓我幫他裝點酸奶和面包,也不知道最近咋樣了?”

  “在病房這幾天里,每次聽到有患者出院我們都可開心了。對,我認識的小龐也出院了。他是從我們醫院轉到第二醫院隔離病房的,我記得他。他很有禮貌,每次我給他倒水、送飯,他都會說句‘謝謝’。我們在重癥病房雖然見不到他,但我們一直在關注著他,他終于治愈了?!闭f到這里,雷琴的語調里充滿了喜悅。

  如若不是從其他同事口中得知,任誰都不會想到,這名朝氣蓬勃的女孩患有罕見的地中海貧血癥,勞累過度就會心慌、頭暈。

  “4個小時一個班,不算累,身體還是能承受的?!?天在重癥病房奮戰的日子,被雷琴說得云淡風輕,“大家都是為了能戰勝疫情,能做更多如果不去做,會永遠遺憾的?!?/p>

  記者問雷琴,如果解除了隔離,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回家!看孩子!不知道女兒還認識我不?”雷琴說,自己已經10多天沒有看見女兒了。從家里走后,只和女兒視頻過一次,屏幕里,兩歲半的女兒一邊哭一邊拿小手夠她,她心疼得哭了。

  市人民醫院神經外科責任主治醫宿鵬飛:

  妻子堅守發熱病房,他堅守重癥病房,兩人隔空拍下“愛心照”

宿鵬飛在監測患者生命體征。

  “兒子,爸爸既為你擔憂又為你高興,一定要保重……”2月20日,完成8天的救治任務,在賓館接受隔離的宿鵬飛,給父親發了幾張穿著防護服在重癥病房的照片。直到這時,遠在異地的父母才知道,兒子去了新冠肺炎救治一線。父親知道真相后,給宿鵬飛發來了鼓勵的信息。

  宿鵬飛,44歲,市人民醫院神經外科責任主治醫,也是一名初四女孩的父親。疫情發生以來,在同一家醫院工作的妻子張麗虹請戰去了發熱病房,而他則選擇支援市第二醫院。

  “寶貝,爸媽工作實在太忙,照顧不了你。你在家自己好好復習,無論中考考什么樣,你都是我們的驕傲?!迸R出發前,宿鵬飛對女兒說。

2月14日,宿鵬飛和妻子隔空拍了這張“愛心照”。

  “女兒很懂事,也很自立,做父母的更應該為孩子做好榜樣?!彼搦i飛來到重癥病房第四天,一名患者透析用的大口徑深靜脈置管堵了,拔下來后,需要進行壓迫止血。

  “患者凝血功能不好,需要按壓的時間就會長一些?!北缓裰胤雷o服包裹下的宿鵬飛,保持一個姿勢為患者按壓止血20多分鐘,渾身濕透。當天因為過度疲勞,宿鵬飛渾身酸痛,體溫達到37攝氏度。他努力讓自己睡個好覺去恢復體力,第二天照常輪轉值班。

  “患者上了ECMO(體外模肺),需要監測的數據,處置的情況也會多一些。進到病房里,整個人的精神都是緊繃的,不敢有絲毫松懈?!闭G闆r下,宿鵬飛只需要值完8個班,就可以離開重癥病房到賓館隔離??墒?,宿鵬飛放心不下,又整整跟了下一批接替他們來支援的醫護人員一個班。

宿鵬飛(右一)和戰友們的合影。

  “這么多人,這么多天,這么努力,不都是為了能救回患者,聽到患者轉危為安的消息嗎?”宿鵬飛最放心不下的是一名80多歲的老人,臨上呼吸機前,老人從兜里掏出一沓錢,再三叮囑他把這些錢交給孫女。

  “大爺耳朵有點背,我們都得趴在他耳邊和他說話。他還不聽話,不讓他下床,總偷著溜下去,跟孩子差不多,也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即使在賓館隔離,宿鵬飛仍放不下患者。

  宿鵬飛說,在病房里只想救人,現在被隔離,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就會想很多,也才第一次在心里祈禱自己能平安回家。

  “其實想與不想結局都是一樣的,這不是一道選擇題,因為除了往前沖,我們別無選擇?!?/p>

  牛麗、劉鑫、王金子、李曉偉、丁雪、高悅、劉怡敏、劉曉鑫、孫靜、王穎……

  聆聽“白衣天使”的柔軟心聲,你才會讀懂“刀尖勇士”的含義

牛麗(中)與戰友合影。

  2月12日,龍南醫院重癥醫學科住院醫師牛麗進入重癥監護室的第5個班,5時03分,監護室里傳來頻繁的監護儀報警聲,走廊內響起護士急促的腳步聲和呼救聲。一名患者血氧飽和度持續下降,呼吸機提示潮氣量也在持續下降,緊接著患者心跳、呼吸驟停。

  “請示專家組,此時必須馬上對患者重新進行氣道插管。同班的我院CCU護士劉鑫立即對患者進行胸外心肺復蘇,神經外科護士王金子立即靜推搶救藥物,我打開氣道,開始氣管插管。20多分鐘后,患者心率恢復,搶救成功!”牛麗說,這個時候他們才有時間互相看看防護設備是否完好?!安皇俏覀儾慌聜魅?,而是在與死神爭分奪秒的搶救中,我們顧不上那么多?!?/p>

  “雖然來之前我們進行了嚴格的培訓,可第一次穿上防護服,心里還是有點害怕,還沒干活,就出了一身汗,總怕自己做得不夠好。值了第一個班,就沒那么害怕了?!笔腥嗣襻t院新生兒重癥監護室護士高悅,剛剛結婚3個月就請戰來到一線。為了減少風險,臨行前和護士宋夢佳一起剪掉了長發。

李曉偉配合專家組對患者進行ECMO穿刺。

  “在密閉空間里呆久了,話都說不出來,每個班下來衣服都是濕透裹在身上的,實在憋得上不來氣就到走廊里涼快一會兒?!笔腥嗣襻t院神經外科監護室護士長李曉偉和護士丁雪,在低血糖的情況下依舊堅持值完一個班。說起之前看到患者呼吸窘迫時的場景,李曉偉哭了,“每天最讓我們振奮的消息就是患者生命體征在向好發展,我們所有的努力才不白費”。

  “我是一名已經從事11年重癥醫學工作的醫生,也是一名家有兩個寶貝的媽媽。平時在家最喜歡和孩子膩在一起,可現在我得去救人。單位批準我去一線后,我才將這件事告訴家人,向父母求援。父親年前剛剛做完肺部手術,總感覺氣息還不夠用,原本是我應該多去照顧父母,想起來有些愧對他們。等疫情結束吧,再去加倍補償?!边@是油田總醫院重癥醫學科醫生劉怡敏的心聲。

兩個孩子的媽媽——劉怡敏。

  “支援的第一天,防護服穿得還不太熟練,進去已經過了交接班時間。從那以后,我就提醒自己,每次提前一個小時出門,我可不想拖后腿。最開心的是我和劉怡敏醫生處理了一次ECMO(體外模肺)報警,興奮得半宿都沒睡著?!边@是油田總醫院重癥醫學科護士劉曉鑫的心聲。

  “穿上‘大白’的感覺,就是一個字——悶。我想象自己化身成了戴著緊箍咒的孫悟空,憑著一身本領在驅妖降魔,就感覺好多了?!边@是油田總醫院重癥醫學科護士孫靜的心聲。

油田總醫院女子兵團。

  “在病房里啥也沒空想,每天躺在床上的時候就會想家人,想狗子,想朋友,想著疫情結束后吃什么。有人問:‘疫情結束你最想見誰?’我特別想見武漢的好朋友,特別想吃熱干面?!边@是油田總醫院重癥醫學科“90后”護士王穎的心聲。

  走近行走在刀尖上的白衣戰士,聆聽這些“白衣天使”的柔軟心聲,你是否讀懂了“刀尖勇士”的含義?

  他們也是丈夫,是妻子,是媽媽,是爸爸,是兒子,是女兒……

  我們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那就是他們工作的地方。

  我們宅得有些厭倦的家,那就是他們回不去的家……

  大慶日報記者 沈艷茹

  重癥醫療組第二批“18勇士”名單

  油田總醫院

  醫生 張麗 劉怡敏

  護士 張帆 王穎 劉曉鑫 孫靜

  龍南醫院

  醫生 牛麗 張紅

  護士 雷琴 侯瑩瑩 劉鑫 王金子

  人民醫院

  醫生 宿鵬飛 王子良

  護士 李曉偉 丁雪 高悅 宋夢佳

掃一掃,手機打開瀏覽

關鍵詞:大慶 勇士 刀尖起舞
版權和免責聲明:
1.大慶網擁有大慶日報社所屬媒體網上發布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大慶網”。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大慶網版權所有)”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大慶網”,大慶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本文鏈接:
 
000032股票行情